精心设计?厦门东方旺季连两周承办中高协锦标赛
北京时间12月1日,凛冽寒风,卷起一波又一波白浪,涌向岸边的黑礁。道路两旁,大腹木棉摇晃着粉色花朵,与插在球洞中的果岭旗一起跳舞……  厦门的温度骤降,可是东方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仍停满了车,球友们打球的热情依然高涨。  在这样一个打球旺季,男女中高协锦标赛却会在这座久负盛名的球场接连举行。如果你说这是精心设计,延续了最近一段时间男女同场的世界风潮,很遗憾地告诉你:想多了!  本质上,这是两场锦标赛,尽管主办方和冠名者都是中国高尔夫球协会。  从年初的杭州国际锦标赛到本周正在举行的澳大利亚公开赛,男女职业球手同场竞技已经成为一时风潮,其背后的推动力,主要是高尔夫主管机构倾力扭转“重男轻女”的现状,努力提携女子高尔夫。  不过在国内并不存在这种情况。虽然多年以来,女子打球的人数远远少于男子,中国高尔夫球会对男女高尔夫运动的推动始终一碗水端平,保持着平衡。  男女中高协锦标赛连续在厦门东方举行,完全是因为疫情导致下半年的职业比赛全部集中在了11月份和12月份所致。而它们的举行,也代表着职业女子赛事时隔一年之后回归厦门东方,男子职业赛事间隔13年之后再次举办。  既然是两场锦标赛,球场布置方面也不会让男女职业球员面对同样的考验。  “这是世界积分组织认可的、女子中巡2022年度唯一一场旗舰赛事,”女子中巡裁判长李秋尘说,“因此在难度方面,可以简单认为:每个果岭上最难的区域一定会被用来放置一轮旗杆位,它可能落球区很窄,可能惩罚性很强,也可能攻果岭时‘不冒险’就要面临上坡下坡S线的大长推……至于开球距离方面,当然不会把赛事的发球台选在一个能让大部分人直接‘忽略’球道落点沙坑的位置上。”  换句话说,中高协女子锦标赛一定会很难,而这种难度可能并不会向后传递给中高协男子锦标赛。即使男子球员提前拿到女子的码数本和洞杯图进行准备和练习,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。届时,李秋尘也会将球场布置的接力棒转给男子中巡的裁判长。  不过对于男子球手而言做足准备,总归不是坏事,毕竟2009年,本土球手吴伟煌在厦门东方赢男子中巡的时候,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可能还没有转职业。厦门东方有其独特的挑战,包括千变万化的海风,精心设置的障碍,以及难以捉摸的推杆线路……甚至多年在此征战的女子球员也倍感压力,更何况那些从未踏足的男子球员。  作为女子中巡的发祥地,厦门东方举办女子职业比赛的数量远远多于男子,从2004年到2020年,总共举办了19场女子职业赛,而从1998年起算,男子职业赛仅有4场。泰国选手查瓦利1998年赢得亚巡东方名人赛,李超蝉联2007年和2008年中巡赛厦门站,吴伟煌则赢得了最后一场。  疫情三年,女子中巡和男子中巡都经历着一代新人换旧人的巨大变化。截止本周,男子中巡举办了14站比赛,除了2站由女子夺冠之外,12站比赛总共制造了叶沃诚(2站)、丁文一、刘晏玮、陈顾新(2站)、罗学文、张进、佘梓瀚、马成姚8位新科冠军,他们一共赢得了其中10站。或许又一个新面孔会在厦门东方捧起奖杯,又或者他就是过去三年曾经夺冠的选手……无论如何,一件事情是肯定的,最后的比拼扣人心弦,中高协锦标赛的冠军头衔值得拥有。  (小风)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Autho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